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奇小说网 > 玄幻 > 西荒记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阴谋败露

西荒记 第六百五十二章 阴谋败露

作者:清约心上书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19 04:47:08 来源:33言情

日在中天,时正当午,执法队之中果然上来了几个大汉,每个人手中持着一柄鬼头大砍刀。

看气息这几个人都是上虚之境的强者,而景被捆仙绳锁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力气,只能够沦为鱼肉任人刀俎。

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那当空的烈日,景牙关一咬又低下了脑袋。

“罪人景,陷害同修,致使十人命悬一线,虽未造成人员死亡,但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了彻底铲除这种异类,学院经商议且请示有关律法特决定执行死刑,斩!”马赤瞪大了眼睛,他原本就是大元帅,军队之中的那一套他自然明白,而且他执法甚严,平日里一瞪眼都会吓到一众人,此时如此威严,自然让很多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而且伴随着“斩”字的落下,那几名大汉之中的一人,高举着鬼头大砍刀就朝着景的脑袋劈砍而去。

在一众惊呼声中,咔嚓一道血剑飞出,景的脑袋就滚落在了断头台上。

“啊?真砍了?”“好残忍呀!”

眼睁睁看着脑袋落地,人群之中顿时炸开了锅,有一些女修士更是看的眉头一蹙痛哭出声,聂海渊与孙仓等人更是哭的好几次都险些昏厥,但三人哭虽哭,暗地里却也一直在注意人群之中。

“罪人已经伏法,将尸体拖到后山乱坟岗之中,以儆效尤!”马赤很是决然,杀个人就好像吃顿饭一样随意,同时又见他袖袍一挥,然后走出了断头台。

人群缓缓散去,人群之中果然有两个人依然在盯着断头台上的尸体,一会交头接耳,一会探头探脑,可执法弟子围的太远,所以他们始终不得近身。

而此时,执法弟子用芦席将景的尸体卷了起来,然后朝着后山乱坟岗走去,两个人蹑手蹑脚的也跟了上去。

乱坟岗的路有点距离,由于没有飞行,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这里阴风密布,十分的荒凉,就算是白天依然让人脊梁骨发寒。

这些修士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的了这个?刚刚到达乱坟岗,就胡乱的将尸体扔在了边缘处,几个人一转身就跑了出去。

云雾缭绕之中,寒气逼人,一直尾追其后的两个人看到执法弟子离去,这才从隐秘之中走了出来,这两个人个头差不多,都长了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样子倒是惊人的相似,只是二人的脸色有点不同,一个蓝脸的,一个黄脸的。

两个人刚刚出现,就被风吹的一抖,然后战战兢兢的相视了一眼,蓝脸的先说话,“大哥,你说这是不是真的死了?”

听到这话,黄脸的身体又是一抖,“怎么可能没死呢?你我都看的真真切切的,脑袋咕噜噜冒出了那么多血。有捆仙绳绑着,就算是会续头之法,也断不可有复活的可能!”

“这就好,既然死了,我们就没有什么怕的了,这两天就可以去交差了!”蓝脸的点了点头,不免露出了笑容。

“先不要乐观,我们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点,反正来都来了!”黄脸之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芦席,又强调般的说道。

“这样也好,不如你去吧!”蓝脸的倒是圆滑,他打着冷战,冲着黄脸人说道。

“老二,你特娘的

就是耍奸,为什么不是你去?”黄脸之人也不傻,连忙反驳了回来。

“既然这样,公平起见,咱们一起就是了!”

“一起就一起!”两个人达成了协议,这才颤抖着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芦席之处走了过去。

时间不大,到了芦席旁,两个人又相互看了一眼,“确定死了吧!”

“死是死了,不然打开芦席看看?”“那就看看咯!”

蓝脸之人鼓足了勇气,用手拨弄芦席,缓缓将之剥开,血淋淋的腥气让人眉头一皱,可两个人还是皱着眉头将芦席打开,可不打开还好,一打开两个人的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是黑狗的头?”蓝脸之人脱口而出,黄脸之人面色大变,“我们中计了!”

当他们刚刚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之际,乱坟岗周围顿时热闹了起来,第一道声音是从不远处的坟头之中传来的,但闻砰的一声炸裂起,那坟头之中陡然蹦出一人,那人一身黑色长袍,披散着头发,一对刷子眉怒目而视,手中托着一柄血王宝刀。

他刚飞起就朝着二人挥起一刀,八卦图一闪而逝,正反两仪刀早已经飞脱了出去。

“不好是景!”两个人大惊失色,连忙闪身躲避同时抄出了自己随身的佩刀,两人的刀同样的的一蓝一黄,看起来非常的奇特,不用想也是一种非凡的法宝。

可就在此时,四面八方一阵躁乱伏兵四起,哗哗就围上来几十号人,为首的有马赤、任天昌、孙仓等人。

“别躲了,辛痕、守腊,你们的阴谋已经败露了!”马赤面带笑容,背着双手缓步走来。

任天昌更是怒目而视,一闪身跳到二人的身边,一手一个将二人摁倒在地。

“冤枉呀,院长,我们冤枉呀!”辛痕、守腊两个人哭丧着脸吼了起来。

“冤枉?冤枉你们什么了?”任天昌怒不可遏,说话间又加大了双手的力量,直痛的二人龇牙咧嘴。

聂海渊冲了上来,啪啪给了两个人一人一个嘴巴子,瞪大了眼睛,愤愤说道,“你们这两个人,长的都那么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快说,是谁让你们来陷害我们的?”

这两个人被聂海渊如此一打,顿时有点懵了,可短暂的迟疑之后,两个人还是痛哭流涕的选择了狡辩,“院长救命呀,我兄弟二人是好人,只是好奇而已,所以才赶到乱坟岗观看尸体!”

“好奇?就不用狡辩了,刚才你们的谈话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你们还是老实点招了吧!”马赤冷哼了一下,目光如冰死死的锁住两个人,可这二位还真是拧骨头,怎么问就是不说,无奈之下,只得用捆仙绳将二人绑了起来,然后押了回去。

直到这时,景才朝着马赤的身边走去,然后深施一礼谢道,“多谢马元帅出手相助!”

马赤哈哈一笑,说道,“公道自在人心,你本来就是冤枉的,总不能错怪了好人!还有就是,这一次可不能谢我,谢就谢你的几位兄弟!”

任天昌也微微一笑,“是呀,这次多亏了步德索兄弟的妙计,不然我们还稀里糊涂的被欺瞒着,让这些蛀虫逍遥法外!”

景很是礼貌的与之见礼,然后走到孙仓步德索的身边,“辛苦你们了!”

三个人相视一笑,步德索说道,“论功劳,聂兄弟最大,刑场那会儿,他哭的最卖力,我们都以为是真的了!”

聂海渊挠了挠头,咧着大嘴说道,“还是马元帅的变化之术用的好,这招偷梁换柱,用一条垂死的黑狗荒兽代替了你,不然我哪能哭的出来!”

几个人相互吹捧,气氛倒得到了缓和,随之,几个人又看了一眼,纷纷跟着马赤的脚步返回了马天学院。

学院之中再次沸腾了起来,这招引蛇出洞的计策用的很是巧妙,一时间步德索的大名倒是在学员之中广为传播,为此还收获了许许多多的粉丝。

冲着这件事,聂海渊没少跟他拌嘴,两个人争风吃醋倒也更加轻松。

“真的没想到,辛痕与守腊这二位竟然是这样的人!平日里倒看不出来这两个人的本质!”

“不过我倒不这么认为,那两个人长得就一副猥琐样子,做出这样的事出来,自然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了!”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这也许就是人心吧。

可这辛痕与守腊两个人也确实够条汉子,无论马赤用什么样的手段去严刑逼供,这两位就是油盐不进,无论如何都不愿说出幕后之人的身份。

逼供这样的事情,当然少不了聂海渊,他那一百零八种损招轮番上演,可依旧不为所动。

无奈之下只得使出了久用不爽的绝招,阴阳倒夜香,这玩意谁也受不了,臭烘烘的大粪被端了上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纷纷露出了恶心的表情。

特别是围观的那些家族子弟,谁见过这个,一个个眼神之中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景也看着有点恶心,同时对于聂海渊的胡来,也大加的阻拦,可是阻拦不管用呀,还是要严刑逼供才是。

这一次真的失算了,不知道这二位到底是什么变的,嘴就是够硬,聂大爷用大粪每个人给灌了一壶,还是没有撬开两人的嘴巴。

为此还弄了满屋子里的臭气。这样一来,聂海渊也没招了,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气的浑身颤抖。

马赤其实也是想要借助这件事情大肆炒作一下,然后利用舆论的压力让崩岚不要再轻举妄动,可撬不开这两个人的嘴巴,事情自然也就难以顺利进行,无奈之下,只得将二人再次关押了起来。

几个人垂头丧气的返回了住处,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还是景先打破了平静,“大家就不要为这件事烦恼了,最基本这一次粉碎了敌人的阴谋,我们都相安无事,这才是一件喜事,以后大家都擦亮了眼睛,自然就没有那么多麻烦!”

景这么说,孙仓倒是几分认同,偏偏聂海渊还是一肚子的牢骚,“这两个家伙纵然不死,也要将之扒皮抽筋了,再说了这一次如果不彻底震慑了敌人,保不准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聂海渊说的话也有道理,话题一打开,议论又是没休没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统计